专访数字王国谢安:好莱坞特效公司的VR变形记

专访数字王国谢安:好莱坞特效公司的VR变形记

图为数字王国CEO谢安

文/腾讯数码 苏扬

詹姆斯·卡梅隆一手将数字王国打造成顶尖的好莱坞特效公司,《泰坦尼克号》、《阿凡达》、《复仇者联盟》等都是其代表作,现在这家公司现在却朝着虚拟现实大步前进。

2013年,谢安加盟数字王国,这位“舵手”面临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财务问题,这个时候虚拟现实业务开始成为数字王国“复兴”的主线,第一次试水则是后来被称之为“虚拟人”的“复活邓丽君”项目。

随后的三年时间,数字王国重振旗鼓,将业务分为后期特效、虚拟现实、虚拟人以及IP版权四大块,并且还进行了大量资本并购,包括收购VR设备公司IMV、内容平台Sprawly等。

问题是,一家好莱坞顶尖特效公司,为什么会将扭转困局的方向对准了虚拟现实?

和利润无关 和DNA有关

数字王国在特效领域,最近10年来的好莱坞大作都有他们的身影,除了前面提到的,还有《速度与激情》、《指环王》等其300份作品,但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却面临着破产的尴尬。

前坊间盛传在电影领域,一般行业的利润为20%至25%,但特效行业利润只有5%左右,我问谢安,“数字王国转向虚拟现实也是这个原因?”,他的答案是数字王国的DNA。

“我们有一个很大的数字模型库,进入虚拟现实就可以把这些东西引进来,这是一个DNA,做VR就是水到渠成”。

据了解,詹姆斯·卡梅隆从一开始就选择了3D建模特效,包括飞机、生物等大量的模型,之前发布的Storm虚拟现实应用就是一个典型案例,“我们的片库里有龙卷风,地震系统,也有海啸,灾难场景”,这些技术和资源的储备,让数字王国在虚拟现实市场节省了大量的投资。

至于后期特效市场的利润,“数字王国收钱还是收的蛮高的”,谢安笑着说。

创意、制作、分发一条龙

谢安在多个厂商说过,数字王国接触并决心要做VR虚拟现实的渊源是Oculus。

“第一次是因为Oculus,他们带着原型机找我们合作,当时还特别笨重,但那时候我们就觉得数字王国最适合做VR”,只不过当时数字王国也没有很全面的概念,“我们开始觉得VR虚拟现实的V和R是分开的,而且只有V的部分,也就是后期CG特效”。

正因为绝大多数厂商都将目光放在了V这部分,以至于以全景相机为代表的R这个市场有待开发,数字王国开始调整方向,这个过程中还斥资一亿美金收购了全景相机品牌IMV,并且相继推出了Zeus、Kronos两代产品。

有意思的是,数字王国两代球型全景相机都没有对外开售,通俗来说就是自产自销,但是负担却也很重,研发成本数十倍于公开发售的商业化量产设备,然而也因为这个原因,数字王国在影像拼接上,建立起了独有的优势。

除了硬件,从创意,到拍摄方案,再到后期剪辑,甚至是分发环节,数字王国正在打造一个一条龙式的虚拟现实解决方案,谢安表示,“现在我们是少有的一家V和R结合在一起的公司,要做就做最好,然后打造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”。

插个全景相机就叫VR是侮辱VR

内容制作上,数字王国的两代产品分别支持4K、8K分辨率视频拍摄,这种级别的画质在高清屏幕上看着体验非常好,但到了手机这类载体上,由于视场角、设备分辨率的原因,实际的观看体验又会打折扣,谢安把这个问题总结为“非战之罪”。

至于解决方案,“只能无限期待硬件设备水平的突破”,但在内容制作上谢安却表现的很尖锐,“如果你插个摄像头在哪里就是VR,那实际上在侮辱VR”。

谢安将过去的内容制作和虚拟现实的内容制作进行了比较,“这实际上是一个全新的创作模式,之前电影、电视都要导演用镜头去给讲故事,VR更多的需要考虑创意。”

谢安的设想之一是用机位来划分“演唱会票席”,用户可以通过不同价位的付费选择在普通观众区、明星区、舞台,甚至是后台,来获得不同的虚拟现实体验。

只不过,设置多机位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它需要考虑到舞台设计,也需要考虑演出人员的安全,甚至是心里障碍,当然,也要考虑到观看设备的硬件、内容分发的带宽等等,这应该也是谢安认为“插个摄像头就是VR”没道理的原因。

不应该在意一时的股价

4月份,数字王国发布年报,公司持有人应占亏损为4.79亿港元,同比扩大2.07倍,随后股价跳水,4月12日当天,短短15分钟内由约0.34元跌至0.26元,全天跌幅18.92%,报收0.3元。

我问谢安,“这是不是意味着资本市场对数字王国的虚拟现实业务不看好?”,他则了一个很隐晦的答案,“我看过一个经典的句子,治理国家不能看民调,那么治理企业的话,不能看股价”,准确说,谢安所指的应该是暂时的股价。

中长期来看,谢安入主数字王国这4年,市值其实在节节攀升,“从2亿港币到70亿港币,大家对我们看到的是什么,其实就是虚拟现实的憧憬。”

对过去的成绩,谢安还是很自信,“今天NAB展会上,很多人还在讲概念,我们给大家看的的是实际的产品,大家在讲模式的时候,我们的商业化模式也已经摸索出了,大家在提广告和MV的时候,我们也都已经做了出来”。

做是做出来了,但数字王国接下来还要考虑利润的问题,这条路很长,观看设备的成本和体验解决需要时间,付费的商业化模式也还需要长时间验证。

在此之前,对于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的VR直播,以30元的标价计算,180万的预售额估计值是5400万元,但是PO朝霆官微数据却显示,“2016年12月30号晚8点到10点半,全中国有超过十万的观众拿起手机,在网上观看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VR直播”,这意味着实际的营收可能只是刚刚超过300万元。